作者:art_dino<br />字数:13377<br /><br /><br />我心事重重的坐在沙发上,浑身充满了一种无法言说的无助感。这主要<br />是源于对未来的高度不确定性。虽然张晨现在是我的同伙,但是这个同伙却<br />好像一头随时会反扑我的老狼,这种危机感,压的我很难受。胸口总是憋闷<br />的感觉。<br /><br />回想起之前一个星期所发生的事情,一幕幕犹如电影回放一样清晰的在<br />头脑中闪现,可即便这样,我依然感觉很不真实。说实话,我到现在也不相<br />信我能做出那样的事情,更可怕的是,整个过程中我的快感大于罪恶感,更<br />大于复仇感。<br /><br />想到吴艳,这个保守而单纯的中年女人。她的沦陷要从一个星期前说起。<br />我原本的计划是通过丈母娘和吴艳的接触,每天偷偷给她下药,在慢性春药<br />的刺激下,找个合适的机会我再出场,操了她,然后想办法博得吴艳的好感,<br />再找机会给她使用张晨给我的催眠药,这个催眠药的功效没有那麽神奇,不<br />可能做到真正的催眠一个人,让她唯命是从。只有在对方对自己完全敞开心<br />扉,并且很有好感,主观上毫无反抗情绪的情况下,这个药物才能起到一定<br />的催眠作用,即便这样也还远远达不到让对方成为性奴这种程度,顶多是加<br />深对方原有的精神判断,比如吴艳已经喜欢上我,通过这个可以让她主观上<br />更爱我。<br /><br />直到丈母娘跟我说吴艳已经对她无话不谈了,而且感觉到吴艳是个同性<br />恋。我决定改变策略,后来的发展也证明了我所改变的策略是正确的。<br /><br />在我的授意下,丈母娘主动表示很喜欢吴艳,而且已经产生了那种超越<br />闺蜜的情感。可惜吴艳是个女的,要不自己可能就要出轨了。据丈母娘事后<br />跟我说,吴艳当时的表现十分欢喜,当即表示其实自己很讨厌男人,就是喜<br />欢女人。可是吴艳很保守,即便是女人,她也要找一个本分、端庄的女人,<br />她也尝试去接触女同性恋的群体,但是接触的女人都是很放浪的同性恋女人。<br />完全没有她喜欢的类型。<br /><br />直到她在这个城市意外遇到了丈母娘,丈母娘在和吴艳接触之前,已经<br />看了我为她准备的全部吴艳资料,她和吴艳聊天的过程中编造了大量和吴艳<br />类似的爱好,而且家还都是同一个城市的。这让吴艳很快就对丈母娘产生了<br />相见恨晚的感觉,而且知书达理,为人保守的丈母娘又是吴艳一直寻找的对<br />象。<br /><br />所以当丈母娘说出自己喜欢她的时候,她是十分雀跃的,当天晚上她们<br />就发生了性关係,丈母娘在同性性爱方面完全是一片空白,吴艳倒是经历过<br />一些,但是也不多。正是丈母娘这种生疏和羞涩被动的表现,让吴艳更加的<br />喜欢。<br /><br />丈母娘跟我说,那一夜她们俩缠绵了一晚上,吴艳有一些经验,给了丈<br />母娘数次高潮,可是丈母娘却只把吴艳弄出了两次高潮,这还是在吴艳这段<br />时间一直服用慢性春药的情况下。可即便这样,吴艳还是在那天晚上之后对<br />丈母娘的感情迅速升温,连我都不敢相信吴艳会在这麽短的时间裡深深的爱<br />上丈母娘。<br /><br />这时候我让丈母娘给吴艳偷偷吃下了催眠药,在药性发作的情况下,给<br />吴艳下达了深爱丈母娘,保护丈母娘不受任何伤害并且不管发生什麽事情都<br />不能离开丈母娘的命令。吴艳毫无抵抗的接受了。因为这原本就是她心裡所<br />期望的。在这样的状态下,张晨的催眠药发挥出了极大的作用。<br /><br />接下来就是我的出场,首先丈母娘痛苦的和吴艳说马上就就要回家了,<br />回家以后可能很难再见面了。<br /><br />吴艳自然不肯,她说只要她们之间的保密工作做的好,别人不知道,她<br />们在外人眼中就是好闺蜜而已,即便是我的老丈人,也不会知道。她们是可<br />以永远在一起的,吴艳还说回到家裡就卖了房子搬到丈母娘的小区里去。<br /><br />可是丈母娘却说,她老公不会成为她们之间的障碍,真正的障碍是她的<br />女婿,就是我!因为我正巧也在这个城市出差办事,说我有一天来酒店找她,<br />在门外听到了她和吴艳的谈话,还听到了她们俩做爱的声音,并录了音,我<br />明确表示如果丈母娘以后再和吴艳在一起,就把这个事情告诉她老公和她女<br />儿韩玲。所以她现在很痛苦,但是也没有办法。<br /><br />吴艳伤心的哭了很久。后来丈母娘说如果吴艳愿意和她一起来找我谈谈,<br />也许我不会阻止她们在一起。吴艳马上就答应了。<br /><br />那天下午发生的事情历历在目,两个端庄的中年女人敲开了我所在酒店<br />的房门。她们俩进来后说了很多,我始终闭口不言。<br /><br />后来我对丈母娘说道:「妈,你先回酒店吧,我要跟这个女人单独谈谈。」<br /><br />丈母娘走后,吴艳显得很不安,坐在椅子上双腿併拢,用手压著自己的<br />裙子,有些怯生生的看著我,明显是也想走,但是她没有动。<br /><br />「吴艳是吧?」我说道。<br /><br />「嗯」<br /><br />「你真的不想离开我丈母娘?」我继续说道。<br /><br />「嗯,我不会破坏她的家庭,我只是想和她在一起。」吴艳说道。<br /><br />「你们才认识几天?还是算了吧。以后还是不见面的好。」我说道。<br /><br />「不!我爱她!女人之间的爱才是最纯粹的,你知道麽?我不会破坏她<br />的家庭的,我就和她在一起就行。这麽多年了,我第一次这麽爱一个人,<br />不!我不要不再见面。」吴艳说著已经是带了哭腔。<br /><br />「那你为了这个爱,是不是做什麽都行?」我说道。<br /><br />「是」吴艳毫不犹豫的说道。<br /><br />「哦?真的麽?那做我的性奴呢?」说出这话的时候我自己都能感觉到<br />我的心跳突然变快了。我不知道吴艳会不会拒绝我。同时我也是这辈子第一<br />次对一个女人说出这样侮辱人格的话。我甚至都不相信刚才的声音来自于我<br />的声带。说完之后,我甚至有几分后悔。<br /><br />「你!我。。。我不能接受和男人那个。」吴艳明显对我刚才的话表现<br />出了极度的气愤,但作为一个有素质有涵养的女人,她没有骂我,只是说话<br />的态度变的很严肃。<br /><br />「那你就离我妈远远的,要不我就把你们的事儿告诉我老婆和我老丈人。」<br />我果断的说道。<br /><br />「不!求求你。不要这样。我不想离开她。」刚才还表现的十分气愤的<br />吴艳突然有些无助的说道。<br /><br />「你做我的性奴,不止是跟我做爱,主要是满足我变态的性虐调教。」<br />我自顾自的说道。<br /><br />「不要说了!男人没一个好东西!」吴艳突然大喊道。<br /><br />「从现在开始,我的调教任务,你只要有一项没做到,就一个星期不许<br />和我丈母娘见面!同时还要接受惩罚!」我继续说道!<br /><br />「别说了!变态!」吴艳已经听不下去了!<br /><br />「给你五分钟,脱光衣服跪在我面前,宣誓成为我的性奴来换取爱情,<br />我就不去跟我老丈人和老婆说这个事儿。五分钟后你身上还有一根线,你就<br />可以走了!以后你们别想在一起!」说完我就拿出手机点了计时,把手机冲<br />著吴艳没有再说话。<br /><br />「不要逼我!我讨厌男人!讨厌你!求求你,不要阻止我们」吴艳哀求<br />道。我没有做出任何回应,回应她的,只有不断跳动的手机计时界面。<br /><br />「男人都不是好东西!变态!恶棍!噁心!」吴艳在用她能想到所有词<br />汇来骂我,可惜她骂人的词彙量太匮乏了。我依然一言不发的看著她,手裡<br />举著手机,屏幕上的时间在快速的跳动著。<br /><br />「呜呜呜呜」吴艳哭了起来,显然在催眠药的作用下,她的思维已经无<br />法理智思考她和丈母娘之间的爱情了,从她的表情来看,她应该是不想放弃,<br />但又无法接受我的条件。<br /><br />最后她还是妥协了,在计时器进入三分四十秒的时候,吴艳突然站了起<br />来,快速的脱光自己的衣服,赤裸裸的跪到我的面前,说道:「我愿意当你<br />的性奴。呜呜呜呜呜」然后就羞耻的哭了起来。<br /><br />手机的计时器界面定格在了四份四十五秒。我也长出了一口气。但我并<br />不觉得快乐。我的计划已经基本成功了,我自己都不相信我也可以控制一个<br />女人。虽然是一个老女人,不过她的身材相貌却真的相当不错。只是她的乳<br />房微微有些下垂了。但这并不影响她的美!风韵犹存的美。更多的,是一个<br />被男人征服的女人的美!这是一种别样的美。<br /><br />「好!那我们的交换条件就达成了。现在趴到床上去,把屁股对著我!」<br />我发布了对吴艳的第一个命令,也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凌辱女人的命令!说话<br />的时候我的鸡巴居然瞬间勃起了!不知道这是不是所有男人的本能反应。这<br />样的场面确实太过刺激了。我突然明白了吴鹏他们那帮人为什麽对我老婆韩<br />玲乐此不疲的凌辱。原来是这样的感觉!<br /><br />吴艳哭著慢慢的趴到床上,我走过去扒开她的屁股,她的身体明显剧烈<br />的抖动了一下。她的阴唇很乾淨,阴毛稀疏,阴唇的颜色不是很深,明显性<br />经历不是很多。我用手指扒开她的大阴唇,阴道口乾乾的,没有一丝淫荡的<br />汁液。<br /><br />我的鸡巴更硬了,我把龟头顶在她乾燥的阴道口,用了很大的力气才插<br />了进去。<br /><br />「啊!!!疼!!疼死了!!!」吴艳突然发出了一声喊叫。<br /><br />乾燥的阴道抽插起来其实并不是很舒服,但凌辱女人给心理上带来的快<br />感弥补了鸡巴上快感的不足。我只操了不到十分钟就射了出来。在我精液的<br />滋润下,吴艳的阴道也只是微微有些湿润罢了。更多的润滑还是来自于我射<br />入的精液。<br /><br />吴鹏!我终于操你妈了!我在心裡得意的感叹著。<br /><br />吴艳除了最开始被我插入的时候叫喊了一声之后,再也没有发出声音,<br />当我射精之后,吴艳回头看向我的眼神中满是厌恶,这让我顿时产生了强烈<br />的挫败感。<br /><br />「谁让你穿衣服的?我这才刚刚开始!」看著从床上下来就准备穿衣服<br />的吴艳,我有些生气的说道。<br /><br />听到我的话,吴艳明显愣了一下,看著我说道:「还想怎麽样?你不是<br />都射出来了?」<br /><br />「作为我的性奴,一点儿规矩都没有!去床上躺好,腿给我分到最开。」<br />说完我就把吴艳一把推倒在床上,然后把她的四肢大字型的绑在四个床角。<br />这样一来,吴艳就被彻底剥夺了行动的自由。然后我拿出张晨给我的性药,<br />塞进了吴艳还在流淌精液的阴道里。<br /><br />我的鸡巴在强姦女人的心理作用下虽然刚刚射完,但是又很快的坚硬似<br />铁了。吴艳乾燥的阴道在性药的刺激下快速的湿润了起来,这一次鸡巴的进<br />入润滑了很多,明显比刚才舒服。<br /><br />「哦~~~」我舒服的长出了一口气,开始了大力的抽插,我想现在的我<br />跟凌辱韩玲的吴鹏应该没什麽区别吧。说实话,凌辱女人真的很爽,尤其是<br />女人不愿意但不得不就范的情况,更是让我性奋异常。<br /><br />「舒服就喊出来,你不喊我就一直操你,操累就换假鸡巴接著操!直到<br />你喊出来为止!操!真舒服!」吴艳还是恨恨的看著我,咬著嘴唇儘量不发<br />出任何羞耻的声音。于是我出言威胁道,同时狠狠的插了一下,能够明显的<br />感觉到吴艳柔软的子宫口被我的龟头顶的哆嗦了一下,看来张晨的性药已经<br />全面发挥作用了。<br /><br />「你。。嗯~~」吴艳想张嘴说什麽,但是一张嘴,就被我狂风暴雨的抽<br />插操的发出了一声不受控制的呻吟,吴艳马上又把嘴唇咬住,不再发出声音。<br />虽然直到我再次射精,吴艳都没有再发出声音,但从她抽搐的阴道,颤抖的<br />身体,我知道这一次她被我操到了至少两次高潮。<br /><br />当我射精后慢慢软下去的鸡巴从吴艳阴道里滑出来的时候,大量的阴精<br />混合著我射出的精液一起流了出来,这个场面十分刺激,也十分的具有征服<br />感,让我刚刚射精的鸡巴又有了一些要再次勃起的感觉。<br /><br />吴艳见我射精了,以为终于可以结束了,只见她长出了一口气,但是却<br />没有等到我解开捆绑她的绳子。我才不会这麽容易放了她,她的宝贝儿子可<br />是从来都没有这麽轻易放过我老婆韩玲。<br /><br />我拿出性药再次再次塞入了吴艳的阴道,然后拿出假鸡巴涂上具有发情<br />作用的润滑油轻鬆插入吴艳的阴道开始了新一轮的操弄。<br /><br />我用足了力气用假鸡巴快速抽插了五分钟,吴艳抽搐著来了一次比较强<br />烈的高潮。但她也只是在高潮的时候发出了一点极其压抑的呻吟声。我看著<br />时间,五分钟一到,就马上再次给吴艳的阴道里塞了一颗性药,然后继续用<br />假鸡巴抽插。<br /><br />就这样,每隔五分钟给吴艳塞一颗性药。并且保持假鸡巴的抽插。直到<br />我的鸡巴再一次坚硬的勃起的时候。吴艳已经被假鸡巴操到了十几次高潮,<br />后面的几次更是爆发了十分壮观的潮吹。大量的性药让吴艳的身体变得极为<br />敏感。<br /><br />「啊~~啊~~我。。。我不行了。。饶了我吧,啊~~~不行了,又来了<br />放了我吧。。放了我吧,不行了,太多了,高潮太多了,我受不了了,哎呀<br />啊~~~啊~~~又。。又来了。。。。」这一次在我的操弄下,吴艳已经不再<br />能控制自己的叫床声了,她已经被我搞的有些语无伦次了,而且在性药的作<br />用下,这麽高频次的高潮也让她的身体开始有些吃不消了。<br /><br />我狂暴的操弄著吴艳,当我再一次射精在她体内的时候,她被我操出了<br />三次高潮。在我射精以后吴艳已经有些神智不清了,可即便这样,她的脸上<br />也没有多少高潮馀韵下那种女人特有的慵懒和舒爽,更多的还是厌恶、羞耻<br />和痛苦。<br /><br />我解开了绳子,让浑身无力的吴艳穿上衣服离开了。我告诉她,只要她<br />一直听话做我的性奴,我就不破坏她和丈母娘的爱情,保守这个秘密。吴艳<br />没有说话,默默的点了点头,哭著穿上衣服逃离了我的房间。<br /><br />她一离开,我就给丈母娘打了电话,跟她说了后面的计划,同时也和她<br />说了张晨的条件,丈母娘对自己的所作所为十分的内疚,但是为了她的宝贝<br />女儿,她还是答应继续听从我的安排,也同意了张晨的条件。最后我特意强<br />调在等下见到回去的吴艳后,和她亲热的时候一定偷偷用上我给她的那瓶红<br />色药水。<br /><br />丈母娘按照我的要求在吴艳回去之后极尽温柔的抚慰她,这和我的粗暴<br />姦淫形成了巨大的对比,让吴艳更加的觉得丈母娘的好,同时她的身体被我<br />使用了大量的性药,她虽然被我强制高潮了很多次,但依然性慾高涨,在丈<br />母娘的温柔抚慰下,自然的要亲热一番,丈母娘把那瓶药水偷偷抹在手上涂<br />抹到了吴艳的阴道里。<br /><br />这是我从张晨那裡拿来的一种成瘾性高强度春药,当时拿药的时候本来<br />我没打算拿这个药水,因为我也不知道这是什麽,但是张晨跟我说这是一种<br />控制女人身体很好的药物,建议我拿著,我才拿的。还特意问了这药的药效。<br /><br />这个药物首先具有极强的春药药性,可以让女人在短时间内获得难以想<br />象的高潮,而且药物所催发的高潮之后女人会经历一段将近15分钟的超长高<br />潮馀韵。这个高潮馀韵会给女人带来极大的舒爽和满足感。高潮馀韵过去之<br />后神清气爽,身心都会产生极大的满足感。同时还具有极高的成瘾性,一两<br />天得不到这样的药物就会浑身难受。性慾变的很强,任何高潮都不能让女人<br />产生那样舒爽的高潮馀韵,总是觉得不满足,浑身难受,精神很难集中。总<br />想做爱,又总是不过瘾。<br /><br />吴艳在被丈母娘偷偷使用了这瓶药水之后,在丈母娘的爱抚下很快就得<br />到了一次高潮,高潮的强度之高把丈母娘都吓了一跳。高潮之后浑身的性慾<br />和屈辱的心情都好像都跟随泄身的潮吹和喷射的阴精一起泄出来身体,吴艳<br />从来没有这麽舒服过。后来丈母娘跟我说,吴艳告诉她,她从来没体验过这<br />麽幸福的性爱。吴艳跟丈母娘说这应该就是爱情的力量。<br /><br />丈母娘按照我的要求,把催眠药兑在水裡给吴艳喝下,继续给她催眠,<br />加深吴艳对丈母娘的爱,同时让吴艳为了和丈母娘一直在一起而必须接受我<br />的调教,不能反抗。这些催眠暗示吴艳都毫无抵抗的接受了。<br /><br />后面的发展就顺利的多了,果然应了那句万事开头难,一旦走出了第一<br />步,后面的无数步也就容易多了。吴艳本来就爱上了丈母娘,又被用催眠药<br />加深了这层爱,同时我每一次的粗暴凌辱后,丈母娘都会偷偷用那个药水和<br />吴艳亲热。这让吴艳更加的离不开丈母娘。为了永远能和丈母娘在一起,吴<br />艳对我也更加的顺从。虽然很顺从,但吴艳依然十分讨厌男人,更加讨厌男<br />人的操弄。这些是无法通过催眠药物来改变的,因为这个药只能加强吴艳原<br />本就认同的想法,而不能把她不认同的事情强加给她,也不可能强制一个命<br />令让吴艳服从。<br /><br />但这无所谓,我要的只是吴艳离不开丈母娘,而我可以随时终止她们的<br />关係,这就够了。吴艳在我这裡不论被我操到多少次高潮都不会满足,每次<br />从我这裡离开她都要飞奔回丈母娘的身边,丈母娘会温柔的安抚她。偷偷用<br />那个药水让吴艳登上让她飞上云端的高潮,每次高潮后的馀韵中。吴艳都觉<br />得自己的付出是值得的,而丈母娘也会每天用催眠药加深吴艳对自己的爱。<br /><br />短短的几天,吴艳已经不再拒绝我的任何变态要求了。虽然我看到的始<br />终是一张不情愿的,厌恶的脸。但她却对我言听计从,不敢有任何的违背。<br />也会自觉地叫我「主人」我知道是时候可以回家了。<br /><br />临回家的前一天,我跟吴艳说要对她进行身体改造,这样我玩儿起来会<br />很爽,她表现的很害怕,但在我的威胁下最后还是跟著我来到了张晨的诊所。<br /><br />当她看到张晨的时候,她并没有认出他,因为张晨戴著口罩,还有一个<br />医用护目镜,基本上遮蔽了全部面貌。张晨没有说一句话,只是指了一下旁<br />边的妇科床,我命令吴艳脱光衣服躺上去。接著就被麻醉了,在吴艳失去意<br />识后,张晨才拿下口罩和护目镜,笑著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年轻人,<br />有两下子。你承诺的果然做到了,你真的控制了这个女人,让她不管多麽不<br />愿意,都会对你言听计从,你现在把她赤裸裸的放在我的面前,那麽我答应<br />你的事也一定会尽心尽力的。」<br /><br />「这个女人现在是我的性奴了,以后她会慢慢成为你的性奴。关于解救<br />我老婆韩玲的事情,你必须全力帮我。」我说道。<br /><br />「放心,我答应的事自然说到做到。」张晨说道。<br /><br />「嗯。。。我。。。我丈母娘她。。。」我一下不知道要怎麽说。张晨<br />当初有一个条件,就是我的丈母娘要成为他的药物研发和女体改造实验体。<br />为期三年。同时他保证他只拿丈母娘的身体来做试验,不会调教和姦淫她。<br />但丈母娘必须全身心的配合他,每天按照要求实施的反馈身体情况。<br /><br />「你丈母娘前两天就开始每天来我这裡了,表现的很好,我很喜欢这个<br />试验体。」张晨笑著说道。<br /><br />「你。。你都对她做了什麽?」我有些担心也有些好奇的问道。<br /><br />「目前只是一些我研发的药物试验,还有一些针灸试验,都是为了今天<br />吴艳的改造做准备。回头你可以去问你丈母娘,每次试验之后我都会讲给她。<br />因为她要把她身体的日常反应及时反馈给我。好了,现在我们开始吴艳的改<br />造吧,你可以在一边看,很刺激的。」张晨说完就开始了对吴艳的改造。<br /><br />我以为张晨会像改造韩玲那样,用一堆奇怪的设备和药物对吴艳的身体<br />进行改造。可是张晨只是拿了一个很大的针灸盒子过来,还有各种瓶瓶罐罐<br />的药物。<br /><br />张晨在吴艳的身体上开始布针,每一根针都先沾好了不同药液后才慢慢<br />的扎入吴艳的身体。随著他在吴艳身上各处的针灸针越扎越多,我看到吴艳<br />的阴唇哆嗦著张开了,阴道口也打开到有一元钱硬币那麽大。有一些透明的<br />淫水缓缓的流了出来。<br /><br />随后张晨用一隻手的两根手指插入了吴艳的阴道,在裡面扣弄了起来,<br />他一边扣弄著吴艳的阴道,一边闭著眼睛感受著吴艳阴道的反应,然后会突<br />然睁开眼睛去搓弄她身上某一个位置的针。然后再继续扣弄,再搓弄另一个<br />地方的针。<br /><br />足足一个小时,配合著手指在阴道里的扣弄,张晨把吴艳身体前面的所<br />有针都搓弄了一遍。然后拔出所有的针,把吴艳翻过来,在她的身体后面又<br />扎满了沾著药水的针,和正面一样又来了一遍,也是差不多一个小时。<br /><br />这个过程张晨全神贯注,满头大汗,最后取下所有针后,张晨座下来足<br />足休息了二十分钟,才缓过劲儿来。而我在旁边看的却是莫名其妙。<br /><br />「这就完了?」看张晨休息的差不多了,我好奇的问道。<br /><br />「没有,刚才只是打通了她的经络而已。」张晨说道。<br /><br />「经络?有什麽作用?」我不明白。<br /><br />「人身上有七经八脉,同时还有一条淫经。七经八脉互为联通,但这条<br />淫经却是独立的,而且也只有女人身上才有。我刚才就是让这些经脉完全联<br />通起来。这样刺激她发情的方法就会有很多。不说了,我要继续了。」张晨<br />简单解释了一下就站起来继续对吴艳的改造。<br /><br />张晨重新把吴艳翻过来变成脸朝上躺在妇科床上,两腿架在腿架上打开<br />到最大,这一次他用了鸭嘴钳,把吴艳的阴道打开到最大,用很细的针灸针<br />沾著一瓶黑色的药水仔细的在吴艳的阴道内壁进行针灸,最后集中在吴艳的<br />子宫口。这一番操作又足足折腾了半个小时,最后他起身的时候我看到,吴<br />艳的子宫口张开到有一元硬币那麽大,裡面向外流著白色粘稠的液体。<br /><br />张晨拿了一个没有针头的注射器,吸了满满一管紫色的药水,从吴艳大<br />大张开的子宫口打了进去。只见吴艳的子宫口快速的张合了几下猛的闭上,<br />然后快速的张开,喷出一股被染成紫色的粘稠阴精。因为阴道被鸭嘴钳打开<br />到最大,所以这股阴精可以说是射出来的,力道很足。<br /><br />然后张晨又对吴艳的尿道和屁眼分别注入了同样的紫色药水,药水注入<br />后吴艳的身体开始抽搐,然后尿道口和屁眼开始剧烈的蠕动张合,随后两股<br />液体同时从她的尿道和屁眼射了出来。<br /><br />张晨满意的笑了笑,取下了鸭嘴钳,坐在一边点了一根烟。<br /><br />「完了?」我问道。<br /><br />「没有,还差最后一步。」说完张晨掐灭了抽了一半的香菸,站起来拿<br />起一根粗粗的药灸,点燃后拿著一根黑色的针向著吴艳走去。在吴艳身上各<br />个位置仔细的一边灸烤一边用针在那个位置轻轻的点刺,放出一点点血。<br /><br />当张晨再次回到架子旁放下东西,重新点起一根烟的时候,说道:「这<br />回完事儿了。」表情很得意。<br /><br />「刚才做的这些有什麽作用?」我问道。<br /><br />「说的白一点儿,就是我最大程度的激活了她的淫经,让她全身的敏感<br />点不管刺激哪儿她其它的敏感点也都会联动起来,一起性奋。同时把她的淫<br />经和全身的经脉做了联通,这些经脉被刺激到的时候,她的淫经也会全面性<br />奋起来,比如她去做一个中医按摩,没有人碰她的敏感点,也没有任何性刺<br />激,就单纯的经络按摩,就能让她高潮迭起。」张晨说道。<br /><br />「那不是以后随便弄她身体什麽地方她都能高潮?不过没有医学知识的<br />好像找经络很难吧?按不对地方肯定没反应吧?」我问道。<br /><br />「对,所以我最后又给她身上每一条经络上的重要穴位做了一次药灸,<br />同时结合乌金针放血。你去她身上看看,多了很多不起眼的深褐色小痣对不<br />对。」张晨说著示意我过去看看。<br /><br />我凑过去看了看,果然在她身上多了很多不起眼的深褐色小痣。不是有<br />心去找还真的不起眼,但是有心去看,还是很容易分辨的。<br /><br />「不需要有中医知识,只要去按这些小痣,就能达到效果,每一个痣按<br />下去都会让她性奋起来,不断按压她就能高潮。其中有几个小痣按压的时候<br />还有特殊的功效。」张晨性奋的说道。<br /><br />「说说,什麽功效?那几个小痣?」我也性奋了起来。<br /><br />「尾椎骨上面的小痣,右边脚掌上靠近小拇指的小痣。这两个按住了她<br />就憋不住尿。做爱的时候如果后入式按住了就能感受一边操一边尿的乐趣,<br />而且高潮的时候会潮吹的很厉害。从正面操她的时候可以去按她的脚。效果<br />一样的。」张晨说著抽了一口烟,继续说道。<br /><br />「后腰脊椎旁边有两个小痣,从后面操她的时候双手握著她的腰,正好<br />是大拇指按住的位置。这两个小痣同时按住了可以让她高潮泄不出来。只按<br />住一个高潮会来的特别快。从后面操她的时候可以随意掌控她的高潮节奏。<br />是不是很有意思?」张晨笑著说道。<br /><br />「这麽神奇?」我有点儿不相信。<br /><br />「等下试试不就知道了。其它的小痣所标出的穴位点随便按,都能让她<br />性慾勃发快速发情直至高潮。全身上下我标了50个重要穴位,身体,胳膊,<br />手,腿,脚上都有。尤其是脚掌,人体脚掌的穴位最多又联通身体各个经络。<br />刺激她的脚掌,她会高潮到疯掉的。哈哈哈。」张晨越说越得意。<br /><br />「这样一来,吴艳不是随时随地都能轻易被强制高潮,她自己完全没有<br />办法。」我说道。<br /><br />「不,她有办法靠自身来抵御这些来自于外部的刺激。那就是我最后在<br />她骚逼上做的针灸和用药。只要她憋满一泡尿,这些经络穴位的刺激就不会<br />产生很大作用,但也有感觉,如果刺激的时间太长她一样受不了。但如果她<br />在憋尿的同时还灌肠,并且也憋住不放。那这些经络穴位的刺激就完全没有<br />作用了。不过这种状态下她的骚逼会特别敏感,特别不禁操,来自于阴道的<br />刺激会很容易让她高潮。当然,如果不去刺激她的阴道,阴道里也不会发情。<br />但如果她阴道在受到刺激的情况下憋不住失禁了,那她身上所有的小痣就会<br />变成红色,这时候对她经络穴位的刺激会给她带来翻倍的性刺激。」张晨解<br />释道。<br /><br />「那只要操她,她也还是无法抵抗吧?憋尿憋灌肠的时候阴道特别敏感,<br />操起来肯定特别容易高潮,这时候她自己肯定憋不住高潮,到时候失禁只是<br />迟早的事情,即便不失禁,不停的操弄也是一样让她高潮迭起。」我说道。<br /><br />「不,这种状态下,来自于阴道的刺激她也是能通过自己的身体来抵御<br />的。我给她子宫裡上的药,还有阴道里的用针,就是这个作用。她的阴道肌<br />肉现在比之前更有力,能够很有力的握住鸡巴,减缓鸡巴的抽送频率和力度。<br />同时她的子宫口现在变的很灵活,可以轻鬆的控制子宫口的开合。只要稍加<br />训练,她是可以控制自己阴道肌肉的力度变化的,就是说她的阴道可以握住<br />鸡巴揉捏。子宫口可以含住龟头做类似口交的动作。刺激鸡巴儘快射精。给<br />她骚逼里用的那些药水会让她阴道和子宫的黏膜对精液产生一定的过敏反应。<br />当体内射精后,她的骚逼裡面就会变的麻木,大概5分钟的样子。这可以让<br />她在这五分钟裡不会轻易高潮,所以她只要努力运动自己骚逼的肌肉让男人<br />在她高潮之前先射出来,她就能多缓一会儿。所以她只要不想高潮,是可以<br />通过自己身体的努力来实现的。」张晨接著做了一个更详细的解释。<br /><br />「那要是我用假鸡巴操她呢?她还有办法麽?」我追问道。<br /><br />「哈哈哈哈,你想的还真周到,不过我也都想到了,假鸡巴操她她也能<br />通过自己身体的努力来抵御。不过难度有点儿大,就是她的阴蒂了。我刚才<br />用药针给她的阴蒂做了一些针剂药物改造。如果她首先到达阴蒂高潮临界点,<br />那麽阴道高潮在阴蒂高潮爆发前是不会爆发的。所以她如果不想被假鸡巴操<br />到高潮。就只能儘快让自己达到阴蒂高潮的临界点并且维持住。如果你把她<br />绑起来的话,那她就没有任何办法了。」张晨说道。<br /><br />「哦!这样啊,不错,有点儿意思了。我突然想到了要跟吴鹏比什麽。」<br />我说道。听张晨讲完,我一下产生了很多灵感。我觉得我有很大可能赢了吴<br />鹏。<br /><br />又过了一会儿,吴艳醒了过来,当她看到张晨的时候,她的眼睛瞪的大<br />大的!「你?张。。。张晨!!怎麽是你?这是你设计好的是不是?」吴艳<br />突然激动了起来!<br /><br />「怎麽?你们认识?世界还真小!」我连忙打圆场。假装这是一次巧合。<br /><br />「我也没想到会是你,不过你怎麽变成了这个小兄弟的性奴的?你还真是<br />下贱啊?我追求你那麽久你都不理我。也不找别的男人,没想到这麽多年第一<br />次见到你,居然是一个性奴的身份!」张晨的演技也是真棒,说的跟真事儿一<br />样。<br /><br />「我。。。我不是。。。我。。」吴艳想辩解,但她应该是不想她和我丈<br />母娘的事儿被人知道,所以没有继续说下去。<br /><br />「行了,别在这儿叙旧了,他是我请来改造你的大夫,你是我的性奴。既<br />然你们原本就相识,只能说这个世界太小了。我先来告诉你我对你都做了什麽<br />性奴改造吧。」我接过话头继续说道。<br /><br />随后我把刚才张晨跟我讲的又给吴艳讲了一遍,吴艳听的面红耳赤,要不<br />是被绑在妇科床上,她现在恨不得找个地缝鑽进去。<br /><br />接下来我和张晨就对吴艳开始了一场改造检验。我们俩分别在吴艳的阴道<br />里射过一次之后,我发现张晨刚才描述的基本上都很准确,没有任何夸张的成<br />分。吴艳的身体现在变的越来越好玩儿了。吴艳在我的胁迫下虽然不敢反抗,<br />顺从的被我们玩弄,但明显可以感觉到她对张晨的厌恶感远大于我,这和我预<br />想的一样,在这样的心态反差下,我所下达的命令吴艳反而更容易接受。<br /><br />接下来的一天时间裡,吴艳在我们两个人的调教训练下,很快就学会了控<br />制自己阴道和子宫口的肌肉。不得不说吴艳的阴道真的是被改造的太好了,我<br />鸡巴插进去不动,都能感受到吴艳阴道内壁对鸡巴的揉捏和子宫口对龟头的包<br />裹和刺激。真的很快就被能被她弄到射出来。<br /><br />看来这个张晨还真的是有些手段。<br /><br />「咚咚咚」敲门声打断了我的思绪,看来是张晨和吴艳到了。<br /><br />打开门,张晨和吴艳走了进来。吴艳穿著白色的长裙,下面穿著高跟鞋,<br />配上得体的上装,这样一个端庄美艳的中年女人。看上去很有亲和力。不过<br />从进门开始,她一直在微微的发抖。<br /><br />我知道是鞋子的原因,这双鞋的脚底板处对应足底穴位有很多的凸起,这<br />一路走来,估计对吴艳的刺激不轻。<br /><br />「你穿这身还挺漂亮的,来,走几圈我看看。」我座到沙发上对吴艳说道。<br /><br />「哈哈哈,打车到小区门口,走进来这一路她就已经高潮四次了。」张晨<br />笑著说道。<br /><br />「无耻」吴艳瞪著张晨说道。<br /><br />「这都是你主人的命令,我只是这段时间配合他改造你的身体而已。」张<br />晨摆出一副轻鬆的表情说道。<br /><br />「进门都不叫主人?还在这儿废话!」我突然严肃的说道。<br /><br />「主人。。。」吴艳小声的说道。<br /><br />「走几圈儿我看看。」我说道。<br /><br />吴艳哆嗦著迈出一步,脚一落地就发出了一声娇喘「啊~~」<br /><br />「继续走,来回走,走快点儿。」我大声的说道。<br /><br />吴艳不敢停留,马上走了起来,在客厅里来回走了几圈就不行了,只见她<br />突然停下,哆嗦著达到了一次高潮。<br /><br />「啊~~嗯~~来了。。出来了。。。我高潮了,主人。」吴艳颤声说道。<br /><br />我站起来走过去一把拉住她的手,也不管她的高潮还没有过去,拉著她继<br />续走了起来,「谁让你停的,继续走。给我看看改造的效果。」<br /><br />「啊!!啊~~不行。。。不行。。让我缓一下,受不了。。真的受不了<br />啊~~~啊~~~不行了,主人,啊!!!」吴艳又一次高潮了并伴随著失禁,<br />尿液混合著阴精顺著大腿流到了脚下,但我并没有停下脚步,而是继续拉著她<br />在客厅来回的快步行走。张晨坐在沙发上乐呵呵的看著这一幕,他的裤裆顶起<br />了一个高高的帐篷。<br /><br />「主人。。主人求求你了。。。让我把鞋脱了吧,我真的受不了了。。啊<br />啊~~不行了,不行了。。。又来了。。。我受不了了。。。求求你了,主人。<br />啊!!!泄了,出来了。。啊!!!」吴艳被我拉著在客厅里来回的走,高潮<br />了也不让她停止脚步,使得她的高潮一个连著一个,就这样在客厅里遛了她十<br />五分钟,吴艳到底高潮了几次我都没数,感觉就是一个连著一个的。调教女人<br />真的是很刺激。<br /><br />终于我停了下来,让她脱光衣服躺床上去,不再刺激她,让她的身体冷却<br />下来。吴艳终于可以拖掉折磨了她许久的这双鞋了,她快速的脱去鞋子,然后<br />看了一眼坐在客厅沙发上的张晨,犹豫了一下,回头看了看卧室。说道:「主<br />人,我去屋裡脱。」<br /><br />「好,去吧。」我爽快的答应了。<br /><br />「东西做好了,上午试了一下。拍视频应该能骗过去。」张晨说著把手边<br />的袋子递给了我,这是一幅人皮面具,按照我丈母娘的脸做的,张晨还真的是<br />无所不能。<br /><br />我拿出电话给吴鹏打了过去<br /><br />「喂,我正在等你的电话呢。」吴鹏的声音传了过来。<br /><br />「我等下发视频通话给你,这一轮我们比在半个小时内,谁能让女人达到<br />高潮潮吹的次数最多,谁就赢。」我说道。<br /><br />「哈哈哈哈哈,你确定?韩玲现在只要站在我身边就会被电磁珠刺激的强<br />制发情。我的传感器还植入在鸡巴上,你知道我鸡巴操进去的时候你老婆有多<br />爽麽?要不是我不允许她随便高潮,她能高潮起来没完没了。你确定跟我比这<br />个?你就算给你丈母娘用上性药我觉得你也不一定能赢。哈哈哈。」吴鹏得意<br />的大笑起来,很有嘲笑的意味。<br /><br />「所以啊,要比就比你的强项麽。这一次我要是赢了,我有一个条件。」<br />我说道。<br /><br />「哦?什麽条件?」吴鹏说道。<br /><br />「如果半个小时内,我丈母娘的高潮潮吹次数如果比韩玲多。你要把韩玲<br />之前写日记的邮箱密码还给我。」我说道。<br /><br />「好,可以。不过我还是劝你再换一个比赛项目,这个你真的赢不了。」<br />吴鹏的语气中充满了对我的不屑一顾。<br /><br />「好,那就这麽说定了,如果赢了我要韩玲日记的邮箱密码。一个小时以<br />后我给你发视频通话。」我说道。<br /><br />「好,韩玲在上班,我先看看你的本事。晚上我发视频通话给你,让你看<br />看你的小娇妻在我的鸡巴下半小时能潮喷多少次!你输定了。」吴鹏说道。<br /><br />「输赢比过才知道。」说完我就挂了电话。<br /><br />「不错嘛,有模有样的。」张晨在旁边看著我说道。<br /><br />「以眼还眼,以牙还牙。」我淡淡的说道。这一刻我以为我会很紧张或者<br />很激动,但不知道为什麽我的心情却出奇的平静。<br /><br />我给老婆打了一个电话,她应该在柜檯工作,没有接,过了十几分钟给我<br />打了回来,听声音很正常。我想她应该在单位没有被她的那个科长凌辱调教吧。<br />最起码现在应该没有。我告诉韩玲我回来了,她显得很高兴,很兴奋。我们互<br />诉了这将近半个月的离别之情后,韩玲说要周末才能回家,到时候给我做最爱<br />吃的菜。我说这几天我不上班,我可以过去陪她。她一下紧张了起来,说我太<br />累了,要在家好好休息之类,不想让我去,但我很坚持,最后韩玲也只好同意<br />了,我说我明天过去,周末可以一起去郊区玩儿一下。<br /><br />挂了韩玲的电话后,看了看身旁的张晨,他只是一直微笑著看著我,见我<br />看他,给我递过来一支烟,自己也叼起一棵,我们俩点上烟,都没有说话,我<br />看著天花板,张晨看著卧室的门口。。。<br /><br />[<i> 本帖最后由 冰凌宇 于 2020-9-18 12:52(GMT+8) 编辑 </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