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梦如韶华易逝难返<br />字数:11100<br />首发:PIXIV(id=13889520)<br /><br /><br />  穿越者揭开盖子,那本体似乎蠕动的肉团,却长着大量章鱼似触手的不明生<br />物立刻便爬了出来,颇为亲昵地伏在穿越者手上,彷如宠物一般,如此诡异的一<br />幕竟有点温馨和谐。<br /><br />  什么?!那是什么?!<br /><br />  纵使早已心如死灰,没了求生意志,甚至巴不得快点被杀的灰原哀见到此情<br />景也是吓了一跳,鸡皮疙瘩狂起,那是出于作为一个普通人类的本能恐惧,而在<br />阅览了身为一个科学家丰富的生物学知识后仍旧认不出这不明生物属于现实中哪<br />个品种的生物后,灰原哀更加恐惧了,虽然猜不出那不明生物的真实用途,却也<br />不自主把印象往异形的抱脸虫靠了过去,以为穿越者是要用它来拷问逼迫自己。<br /><br />  被那种生物…是会被触手入侵呼吸道反复窒息,还是直接侵入体内寄生把我<br />撕裂,或者是用鹦鹉嘴一样的口器把我开膛破肚,又或者是用某种剧毒让我痛不<br />欲生?<br /><br />  灰原哀忽然打消了穿越者是黑衣组织派出清理叛徒的猜测,曾经作为黑衣组<br />织科学家,甚至发明了APTX4869这种能让人返老还童的药物的灰原哀很清楚,黑<br />衣组织根本没有这种可怕的生物技术,而穿越者的行事作风也和黑衣组织大相径<br />庭,一切手段都是让她变成听话的性奴隶,却没有杀她的意思,这在杀伐果断的<br />黑衣组织看来是不可思议的。<br /><br />  这让灰原哀更加愤怒和怨恨了,她明明和穿越者无仇无怨,也没任何交集,<br />穿越者却仅仅为了满足自己变态的欲望就如此对她,还偏偏就选中她,这让她如<br />何不怨气冲天?灰原哀当即对穿越者怒目而视。<br /><br />  「嚯嚯嚯,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你好像又燃起斗志了啊,很好哦,这种眼<br />神真是棒极了,再多这样看我,否则会很无趣的,」穿越者一边摸着手上的不明<br />生物一边道,「不过我还是劝你尽快认输,心甘情愿做我的性奴隶比较好哦,因<br />为接下来这孩子会钻到你的尿道里。」<br /><br />  尿,尿道?<br /><br />  灰原哀怀疑自己听错了,这是人能想出来,能干出来的事?虽然她好像听说<br />过是有人把章鱼黄鳝之类的生物塞到后庭或者阴道里获取快感,但她还从没听说<br />过有塞到尿道里的,究其原因应该是尿道太紧窄也太脆弱了,稍不小心还可能引<br />起感染,让膀胱也跟着坏掉,必须靠透析才能维持生命…看到那不明生物舞动的<br />触手,每一根都得有筷子粗细,灰原哀咽了口唾沫,冷汗直下,不敢想象被其插<br />入尿道会是如何的感受。<br /><br />  「对了对了,还没跟你介绍过这孩子呢,」穿越者蹲下来,把那怪物举到灰<br />原哀眼前几寸的地方近距离展示,吓得灰原哀赶快转头闭眼,但却被穿越者狠狠<br />一抠合不拢的红肿小穴,发出一声尖叫就再度睁眼,穿越者冷冰冰的脸映入眼帘,<br />「别在别人做科普的时候不认真听讲啊,给我把头转过来好好看着,否则我就一<br />拳干爆你的烂逼再把你的子宫拉出来。」<br /><br />  灰原哀本来是不想屈服,但一想到阴道被穿越者拳头贯穿时的那种疼痛,到<br />现在小穴都好像火烧一般,又被穿越者抠挖着,在麻木之前又硬生生被媚药催发<br />出快感,让她娇躯战栗,止不住想要呻吟出声,好不容易才压制住,灰原哀已是<br />脸红如血,为防被穿越者就这么抠挖着高潮而羞耻出糗,只能屈辱地把头转回来,<br />清晰地看见那怪物的触手几乎舞到自己脸上,粘稠的体液滴落,散发出一种奇怪<br />的腥味。<br /><br />  灰原哀感觉到那怪物好像在看自己,但很明显怪物并没有眼睛这样的视觉器<br />官,这种仿佛被深渊注视的怪异感让她的恐惧攀升到了极点,忍不住又要扭过头<br />去,但想起穿越者的话语,就僵硬地顿住了,眼看怪物近在咫尺,吸盘都触到了<br />她的脸颊,灰原哀睚眦欲裂,这会儿想闭眼都做不到了,她的瞳孔几乎缩成针细<br />小,泪水不争气地从眼眶涌出。<br /><br />  穿越者这才满意地笑起来,自顾自地把玩着怪物的触手道,「那我就继续介<br />绍了哦,这孩子是我在某个世界旅行时收服的宠物,我给它取名叫泡泡,但它们<br />这个种族的名字实际上是叫做淫触兽,生活习性就是以女孩子的淫水为生,并用<br />触手在女孩子体内产卵繁殖…」说到这里,穿越者嘿然一笑,抬眼用毒蛇似的目<br />光与灰原哀对视,「你觉得你的膀胱里能塞几个卵呢?」<br /><br />  产卵…<br /><br />  灰原哀临近崩溃了,呢喃起来,「不要…不要,那种事,不要啊…」然后忽<br />的化作声嘶力竭的呐喊,「不要!我绝对不要!」<br /><br />  「别一惊一乍的。」穿越者不耐烦地把拳头塞进了灰原哀的小穴里一捣,噗<br />叽噗叽的声音中,带点粉色的淫液从被拳头扩大到极限的花瓣中流出,灰原哀一<br />下子就胸闷气短说不出话,然后被穿越者这样用拳头捣弄着小穴,明明已经疼痛<br />难忍,但红肿的媚肉还是义无反顾一波波地缠上那只拳头,灰原哀肚子上出现清<br />晰的拳头形状,连指节都能透过肚皮看到似的,穿越者也是起了兴趣般,用拳头<br />捣弄一会儿,就变成粗暴的进出,把灰原哀当成了一个肉套般,灰原哀感觉内脏<br />都被搅乱了,每当拳头进入就震动,拔出就好像也要跟着掉出体外,小穴最深处<br />的子宫也悸动起来,一股股淫水喷出,这都是媚药的效果,灰原哀在这种痛苦和<br />屈辱的情况下产生了毁灭性的快感,双手死死抓住沙发扶手,双腿使劲分开朝上<br />蹬试图让阴道尽可能扩大放松,一层细细的汗珠沾满了全身,灰原哀表情崩坏,<br />白眼上翻。<br /><br />  见灰原哀几乎被玩坏的安静了,穿越者这才拔出了拳头。<br /><br />  啵噜。<br /><br />  被拔出拳头的阴道立刻形成一个空腔,大量地涌入空气又挤出,呈现拳头形<br />状上下左右凹陷的媚肉收缩着但就是无法合拢,外阴彻底变形,花瓣变成薄薄一<br />片,粉色的肉洞足有苹果大小,淫液不断涌出,然后化作狂流,像是山峦间的急<br />湍,灰原哀双腿分到最大,小脚狂颤,脑袋后仰埋入沙发中,腰背却挺起,她高<br />潮了,也失禁了,尿液和淫水的狂潮把沙发打湿一大片,并在地上汇聚成水洼。<br /><br />  穿越者欣赏着这一景象,耐心等待许久,灰原哀才终于恢复意识,她看了穿<br />越者一眼便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对穿越者的恐惧已彻底写进了灵魂深处,知晓<br />了穿越者没有杀她的心思,且不就范就会用更残忍的手段折磨她让她比死还痛苦,<br />她终究是屈服了,「如果,如果我愿意当你的性奴隶,是不是,是不是就不用被<br />这触手怪物插入尿道了…」<br /><br />  「不,还是要的。」穿越者说,「要不然我把它拿出来干吗。」<br /><br />  灰原哀流泪而绝望道,「那我屈不屈服有什么区别吗?」<br /><br />  「还是有点区别的,不屈服,我会让你生不如死,屈服,我会让你爽到欲仙<br />欲死。」穿越者笑道。<br /><br />  「你还是杀了我吧,杀了我杀了我杀了我…」灰原哀非暴力不合作起来,在<br />她看来这两种选择都是一样的绝望,她还是选择消极对待。<br /><br />  「真是的,我还想着多看点你那恨不得把我活撕了的眼神呢,怎么这么快就<br />放弃了…不过放心吧,我绝对不会杀了你的,毕竟我要把你变成我的完美收藏之<br />一嘛,嗯,该让泡泡进去了。」说着就把淫触兽放到了灰原哀的小腹上。<br /><br />  「不要!不要进来!滚啊!怪物!滚啊!」灰原哀尖叫起来,同时剧烈挣扎,<br />用双手去扒拉淫触兽,试图将其从身上甩脱下来,但这注定是徒劳,淫触兽伸出<br />一只触手,末端长出尖刺扎入灰原哀体内,灰原哀立时手脚麻痹,用不出力来,<br />声音也微弱许多,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淫触兽在她的肚皮上爬行着朝阴户接近过去,<br />眼眶都瞪裂了,鼻涕眼泪搞得整张小脸一塌糊涂,又因为表情的失控而扭曲,灰<br />原哀口中断断续续发出哭声,「呜哇,呜呜,啊啊啊。」<br /><br />  她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这么恶心的怪物要进入我的尿道中?!还要在我的<br />膀胱里产卵?!不可能!这一定是假的,这都是梦!快点醒来啊!<br /><br />  灰原哀在心中狂喊着,哭声都嘶哑了,她期盼有奇迹出现,比如阿笠博士或<br />者柯南或者警察破门而入,但奇迹终究不是那么廉价的东西,淫触兽还是爬到了<br />她的阴户上,触手探出,就扎进了尿道之中。<br /><br />  「咕……」<br /><br />  灰原哀一瞬间张大了嘴巴,发出无声的哀嚎,心里念着:好恶心好恶心好恶<br />心好恶心…怪物进到我的尿道里来了,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br /><br />  但下一刻,尿道黏膜被刺激的感觉真切地传递过来,那是一种火烧般的灼痛,<br />加上异物感,灰原哀毫无意外的失禁了,但尿液根本无法排出,只能逆流回膀胱<br />中,让膀胱一阵刺痛,她感觉被侵犯的尿道要炸了,灼烧的痛苦流遍每一个角落,<br />令她大开的小穴也收缩起来,挤出更多淫液。<br /><br />  噗呲。<br /><br />  又一根触手扎了进去。<br /><br />  「啊,咕啊,痛…不要…咿呀!啊咕啊啊啊啊啊啊??!不要再进来了啊!」<br />灰原哀语无伦次的哭叫着。<br /><br />  噗呲噗呲噗呲。<br /><br />  一连好几根触手毫不留情地扎进了尿道,原本仅仅容纳一根触手就已颇为吃<br />力的尿道这下直接破裂了开来,但很快就又被媚药效果修复,如此循环往复着,<br />尿道被破坏又复原,灼痛和令人抓狂的麻痒感不断冲击着灰原哀的大脑,灰原哀<br />用软绵绵没多少力气的小手捂住了自己的脸颊,然后不停地抓挠起来,试图以此<br />转移注意力,但收效甚微笑,往往一段尿道刚刚适应触手,触手就前进起来把另<br />一段尿道也给撑破,鲜血不断流出,和淫液会和,灰原哀疯狂吐气又吸气,腰背<br />挺起又摔落在沙发上,双腿更是乱踢。<br /><br />  终于,在进去五根触手并完全贯穿了整个尿道后,淫触兽稍微停了下来,然<br />后触手扭动起来。<br /><br />  只是一个方向前进的触手突然变成了活蹦乱跳的黄鳝般上下左右乱突,灰原<br />哀直接就飚出了泪,张嘴吐舌眼睛朝上地惨叫,「唔噢噢噢噢哦哦哦?!什么,<br />什么啊?!不要在里面乱动啊啊啊!呜嘎呀咦咦咦!不要,不要把尿道撑开啊!」<br /><br />  四五根触手合起来的粗细就抵得上普通的肉棒大小了,若不是有媚药强化,<br />灰原哀的尿道早就该彻底报废了,但现在这肉棒分裂扭动起来,却是有点超出强<br />化极限了,灰原哀被折磨得感受不到多少快感,只有痛苦在不断摧残她的大脑。<br /><br />  「呜呜呜,这样不行,停下来,快停下来!够了!快停下来啊!要坏掉了,<br />真的要坏掉了!」灰原哀一边颤抖着一边哭嚎,只见灰她阴户附近的皮肉上都鼓<br />起了触手的形状,万分诡异。<br /><br />  穿越者饶有兴趣地欣赏了一会儿,拍了拍淫触兽的脑袋——如果那地方能称<br />得上脑袋的话…道,「好了,别玩了,干正事吧。」<br /><br />  说罢,那淫触兽就不在扭动触手,而是收缩聚集起来,真好像肉棒插在灰原<br />哀的尿道,甚至当做小穴活塞运动起来,灰原哀肚子上出现对应的形状,随着淫<br />触兽的抽插,灰原哀呜呜地哭着,只感觉尿道已经麻木,断成一截又一截互不相<br />干,每次被触手进出才会升腾起灼烧的疼痛,令她合不拢的小穴几度收缩扩张,<br />差点穴肉都要吐出到穴外来。<br /><br />  突然,淫触兽停止了抽插,那触手开始缓慢的前进,朝更深处。<br /><br />  「哦啊啊啊啊啊唔哦哦哦哦哦哦!不要乱钻啊啊啊,膀胱,要钻进膀胱里来<br />了,呜呜呜啊,已经可以停了吧,真的可以停了吧,这样我真的会坏掉的,呜呜<br />呜,唔噢啊,咕啊快住手啊啊!」灰原哀嘴巴直接成了o 字形,舌头垂在唇下乱<br />甩,口水和眼泪一起狂流,她无助地哀嚎着,浑身剧颤,偏偏手脚被麻痹,只能<br />像条上岸的活鱼那样在沙发上有限的弹抖,看得穿越者不耐烦起来,干脆抓住她<br />双腿纤细的脚踝,提到空中,单手合拢起来,包裹白丝的大小腿曲线优美,但在<br />那紧并的大腿后却是被触手蹂躏的惨状,穿越者起了兴致,把脚踝继续提高,灰<br />原哀之前被撞击得红肿的白润屁股随之抬高起来,穿越者狞笑一下,另一只手掰<br />开软滑的臀瓣,一只幼嫩的雏菊出现,穿越者鸡巴硬起,把龟头抵了上去。<br /><br />  细密的纹路展开,穿越者借着淫水的润滑,很顺利地就把龟头塞了进去,然<br />后狠狠一挺腰,鸡巴便整个贯穿进去。<br /><br />  「呜咕…」后庭好像被撕裂成两半的痛苦令灰原哀直接吐出了一口酸水,而<br />就在这时,触手进到了她的膀胱之中,敏感的膀胱被刺激,灰原哀又发出一声惨<br />叫,「啊…」<br /><br />  「喔,要开始产卵了么。」穿越者想着,提着灰原哀纤细的双腿好像牵马的<br />缰绳就驰骋起来,鸡巴在无比紧窄又干涩的菊穴中进出,好在媚药效果不是盖的,<br />很快灰原哀的菊穴就变得湿润,穿越者越插越爽利,加上肠道比阴道要长许多,<br />且扩张性很好,他可以毫无顾忌的抽插,所以他每次插入都几乎一步到胃,把灰<br />原哀的内脏撞得钝痛,每次抽出又都带出一大片湿腻的肠肉包裹缠绕在肉棒上,<br />并在肚子上形成一个和触手形状遥相呼应的圆柱体,这番大屌爆菊直把灰原哀的<br />屁股啪啪啪地撞得红肿不堪,甚至他自己还要补上几巴掌,留下通红泛青的巴掌<br />印,让灰原哀惨叫娇吟间,淫水更加泛滥。<br /><br />  菊花和尿道同时被侵犯,还被触手插进了膀胱,灰原哀痛不欲生,但更可怕<br />的是,随着穿越者的抽插,菊穴产生快感后,她居然出现了一个想法:比起这个<br />触手怪物,被这家伙侵犯好像也不是那么难接受了,而且还很舒服,我为什么要<br />抵抗呢…<br /><br />  不过还没等她细想,插在她膀胱中的触手就鼓动起来,好像喇叭花似的绽开,<br />把她的整个膀胱尽可能地撑大,让她的肚子都轻微鼓起,灰原哀正疑惑着,看见<br />淫触兽肉团似的本体体表浮现出一个个圆球,然后这些圆球顺着它皮下移动到触<br />手里,并直奔触手末端,灰原哀明白了,这是终于要产卵了。<br /><br />  「不要,不要!不要在我的膀胱里产卵啊,呜呜呜,求求你了,放过我吧,<br />唔咕咕啊啊啊啊!」灰原哀苦苦哀求着喊到,但穿越者却全然没理她只顾着插她<br />的菊花,紧接着,在某个漫长的瞬间后,被尿道清晰感觉到整个移动过程的圆球<br />走完了全程,灰原哀忽的感到膀胱一重。<br /><br />  咚。<br /><br />  隐约好像发出了这样的声响,接着是第二个,第三个…灰原哀哭泣着喃喃,<br />「不要,不要生进来,呜呜呜,不要啊…」<br /><br />  这时候,穿越者也射精了,肉棒抵着菊穴深处猛烈跳动起来,满溢的精液溢<br />出了肛门,染白了灰原哀的整个屁股,然后从炙热快速变得冰冷,菊穴的快感混<br />合膀胱的胀痛,不知怎的,灰原哀很突然的高潮了,脑袋后仰,腰背弓起,眼睛<br />瞪大,龇牙咧嘴地吐出白沫,被穿越者握在手中的双腿紧绷,脚趾激烈地卷曲。<br /><br />  「唔噢噢噢噢,进来了,生进来了??!脑子脑子坏掉了!唔噢咕啊啊啊??!」<br />灰原哀淫叫着喷出了大量的淫液,菊穴也越来越热且收缩起来,主动地榨取肉棒<br />中的精液。<br /><br />  「呼。」畅快地把精液一滴不剩全射完,穿越者猛的拔出肉棒,就看到粉红<br />色的肠肉翻出大开的肛门外,然后慢慢的在一摊白浊和持续流出的精液中收卷回<br />去,直到全部收回,肛门也仍旧合不拢,不断地噗噜噜地排出空气和精液。<br /><br />  穿越者把灰原哀的双腿放下,此时灰原哀的肚子已经鼓起一团,多达几十颗<br />的兽卵已经挤满了她的膀胱,淫触兽慢慢把触手从膀胱中退出,回到尿道中,而<br />刚刚高潮完的灰原哀还兀自抽搐着身体,菊穴流精,小穴流水,双腿大开地垂落<br />在两侧,翻着白眼,一副被玩坏的样子。<br /><br />  但忽的,灰原哀又激烈颤抖起来,原来是插在尿道中的那些触手分化出了无<br />数的小触手,一边抓挠尿道,一边分泌某种类似媚药的液体,原本灼烧般的痛感<br />褪去了,取而代之的是令大脑多巴胺疯狂分泌的快感,每一个细胞都在欢呼般,<br />灰原哀直接再度高潮,眼瞳归位,恢复了意识,但紧接着又爽的失去了意识,她<br />上身甚至从沙发上弹了起来,逐渐从麻痹中恢复的小手捂住因高潮而崩坏的小脸,<br />短发飞舞着,撒下的汗水泛着淫靡的光辉,恍惚间她好像看到了天堂。<br /><br />  但就在她要触摸到那天堂时,地狱出现了,将她吸得直坠下去,那些小触手<br />猛的吸干了所有的液体,令她的尿道干涩得失去了所有知觉,包括那令人痴狂的<br />快感,灼烧般的疼痛再度流遍了全身,触手每次动弹,都给她一种钢铁摩擦似的<br />错觉,鲜血不断涌出,重复着修复和受伤的轮回。<br /><br />  「啊,呜呜,好痛,唔咕,让我高潮,让我高潮啊…」灰原哀意识不清地大<br />叫着。<br /><br />  「这就是我说的,可以让你欲仙欲死,也可以让你生不如死了,所以呢,你<br />现在的选择是?」穿越者问。<br /><br />  「我,我…」灰原哀犹豫着,总感觉真的迈出那一步就要在无间地狱和深渊<br />中沉沦了。<br /><br />  「也罢,我一向以理服人。」穿越者说着,淫触兽立刻心领神会,再度让尿<br />道湿润,然后抓挠起来。<br /><br />  「啊噢噢噢??喔。」快感让灰原哀立刻淫叫起来,腰背几乎折断般那样弓<br />起,彷如下腰般,头和脚都快到一个水平线了。<br /><br />  但还是在她快要高潮时,淫触兽故技重施,令她从天堂直坠地狱,巨大的落<br />差叫灰原哀几乎疯狂了,涕泪横流地乞求道,「求求你了,求求你了,让我高潮,<br />高潮…」<br /><br />  「那就做我的性奴隶吧。」穿越者说。<br /><br />  「好,我…」彻底崩溃的灰原哀就要答应,但淫触兽猛的又动作起来,她再<br />度被快感浪潮吞没了理智。<br /><br />  「只能怪你说得太慢了。」穿越者摊手。<br /><br />  「啊啊啊啊!」又一次品尝了天堂地狱之落差的灰原哀这次刚挣脱出来就伸<br />手抓住了穿越者的衣角,哭求道,「我做你的性奴隶,我发誓成为主人您最忠诚<br />的肉便器,您放过我,让我高潮吧,呜呜呜。」说出这句话后,她感觉她的心中<br />有什么比肉体更重要的东西崩坏了,以前那个清冷高洁的雪莉彻底死了,只剩下<br />一只下贱的母畜。<br /><br />  「行吧,那就满足一下我可爱的肉便器这小小的愿望吧。」穿越者笑起来,<br />抓住趴在灰原哀阴户上的淫触兽就是狠狠一拔。<br /><br />  灰原哀愣了一瞬,然后她就躺倒在沙发上,双手紧抓沙发扶手,双腿大分地<br />踩地,蜷缩的脚趾死死扒着地面,忽的又踮脚起来,双手也改换成撑起的动作,<br />她整个人半站起来,那被触手贯通拓宽到里子大小的尿道好像个第二小穴般扩张<br />收缩着,狂涌出之前被堵住的尿液,和兽卵一起。<br /><br />  在膀胱里似乎完成了发育膨胀到橘子大小的兽卵从膀胱中涌出,争先恐后地<br />通过尿道,啵啵啵地从尿道口排出到体外,落入尿液汇聚成的水洼中,给灰原哀<br />带来一种极度羞耻的排泄快感,同时,兽卵在尿道中的快速移动丝毫不亚于拉珠<br />或者肉棒的抽插,且不乏有些已经孵化成小淫触兽的存在,在滑过尿道的时候生<br />而知之地用小触手去刮弄灰原哀的尿道,甚至卡在了尿道内,要穿越者伸手抠弄<br />才能拔出来,这样的折腾自然是让灰原哀欲仙欲死,才排出三四颗来就泄了身子,<br />淫水和兽卵还有孵化的小淫触兽一起飞溅,她抬头望天,眼中却是全白,灰原哀<br />才半起的身子又软了下去,呜呜噢噢地躺在沙发上仰头淫叫着,双腿双手乱舞,<br />肚子飞速的瘪下去,剩下的几十颗卵也接连排出来了,而这过程中,灰原哀足足<br />高潮了得有十几二十次,流出的淫水把整张沙发都浸透了,并在地上形成薄薄一<br />层的淫河,蠕动的小穴更是散发出白白的热气,灰原哀两眼失去焦距,脸上满是<br />鼻涕眼泪口水,已是失去意识。<br /><br />  穿越者没把淫触兽放回罐子里,而是放在一旁,穿越者取出了一件新的东西,<br />一个胎儿形状,胎儿大小的橡胶震动棒,然后对准灰原哀的小穴就塞了进去。<br /><br />  被拳交过的小穴自然是很容易进入,橡胶震动棒很顺畅到了深处,抵在了子<br />宫口上,但到这时候却也有点后劲不足了,单凭手指推不进去,穿越者便握手成<br />拳,硬生生伴随噗噜噜的怪响把橡胶震动棒挤进了灰原哀的子宫里,而整个阴道<br />被强有力的拳头和手臂贯穿的灰原哀也惊醒过来,她感觉自己就好像被大力士打<br />穿的沙袋,只要穿越者一用力就可以把她从里到外撕裂,好在穿越者没那个兴趣,<br />只是把满是淫液,湿漉漉的手抽出,接着拿出一个遥控器按动一个按钮。<br /><br />  「唔噢噢噢??!肚子里有东西…在动…啊,好糟糕,要去了??,又去了!」<br />原本如同死鱼般的灰原哀再度震颤起来,没一会儿就高潮,淫水和尿液喷洒,菊<br />穴内也流出一大股精液。<br /><br />  穿越者恰到时机地鸡巴硬起,龟头抵在菊穴滑动着向上,最后停留在了扩大<br />着滴水的尿道边上,然后沾了点淫水做润滑,就长驱直入。<br /><br />  「啊??!」尿道陡然被插入,饶是已经被扩张过,但也不及穿越者肉棒的<br />粗细,一瞬间便不堪重负地被填满了,穿越者毫不留情地把鸡巴插到底,龟头都<br />进入了膀胱中,又拔出,仿佛要让灰原哀膀胱脱般粗暴,偏生灰原哀被媚药改造<br />的身体已经可以承受这种粗暴,以至于能轻易产生快感,灰原哀看着自己薄薄的<br />肚皮鼓起鸡巴的形状,体会那一波波传递到大脑的快感心中再无恐惧,甚至有点<br />兴奋,好像她生来就该是给这样干的母畜,加上子宫里震动棒不停的震动,很容<br />易的,她又高潮了,舌头吐出像母狗一样喘气,菊花收缩着喷出许多精液来。<br /><br />  「干死你,干死你!给我再夹紧点!」穿越者一边挺腰狂奸着灰原哀淫穴化<br />的尿道,一边抬手就是一拳打在灰原哀子宫位置的肚子上,令那里青肿起来,然<br />后一拳又一拳,灰原哀的子宫壁被外力逼迫得和震动棒亲密接触,而震动棒又不<br />断左突右撞,将子宫中的媚肉震得麻痒难耐,疼痛混合着快感爆发了,灰原哀双<br />手垂下抓住了腰下的沙发垫,双腿则抬起盘住了穿越者的腰,口吐白沫,双眼翻<br />白,露出痴笑地高潮,尿道果不其然地紧缩起来,强烈地吸吮着肉棒。<br /><br />  穿越者不再忍耐,又是狠狠干了十几下,把腰一挺,卵袋都撞进了灰原哀大<br />开的小穴里。整根肉棒贯穿了尿道,龟头顶在膀胱壁上,随机开始了射精。<br /><br />  「呜啊啊啊啊??,射进来了,主人的精液射进来了??去了,又去了!膀<br />胱被主人热乎乎的精液射满了!??」灰原哀高亢地淫叫着,盘在穿越者腰间的<br />双腿又绷直了踢向空中,脚趾翘起,淫水打湿了穿越者的大腿。<br /><br />  啵。<br /><br />  穿越者拔出了肉棒,一股精液立刻从灰原哀的尿道中喷出,但还不等精液流<br />光,穿越者就招来淫触兽,再让它堵上去,然后把灰原哀翻了个身,提着腿头向<br />下地让她落到地上,再把小腿握在手中,灰原哀就这么成了下半身悬空,上半身<br />却栽在精液淫水尿液的混合物中的姿势,她虚弱地探出小手想要撑起自己,但无<br />奈实在没了力气,只能继续被精液淫水尿液混合物洗脸,甚至喝下去不少。<br /><br />  穿越者微微将其双腿分开,还在流着精液的菊花便出现在眼中,穿越者话不<br />多说,挺起肉棒就插了进去,灰原哀惊叫一声,但随即就被这种体位更加深入的<br />肉棒和微微的缺氧感还有尿道被触手玩弄的快感夺取了心智,双眼迷离地痴笑起<br />来。<br /><br />  穿越者就这么抽插着,忽的灰原哀感觉菊穴里的肉棒好像越来越粗长,将整<br />个肠道都填满了。<br /><br />  不对,不是错觉!<br /><br />  她看了眼自己的肚子,那里已经鼓起了一个粗长异常的肉棒形状,并且形状<br />不断前进着,灰原哀忽的感到反胃,随即就是一阵饱腹感和异物感,这让她有了<br />个可怕的猜测,但作为科学家的素养又让她迅速否决掉了。<br /><br />  这时候,穿越者又开始科普了,「你猜对了,就是我的鸡巴穿透了你的肠道,<br />到了你的胃里,然后现在还在变长,就要到你的食道了。」<br /><br />  「这怎么可能,啊??,明明,哈??,那些器官之间的构造还隔着,呀??,<br />总之就是不可能…」灰原哀一边忍受着快感一边道。<br /><br />  「对我来说没什么不可能。」穿越者说道,「我的鸡巴就是可以随意变粗变<br />长,而你的身体经过媚药改造,已经和常人不同,一些对性交无用的器官甚至已<br />经消失了,所以我才能这么顺利…」说着,他停顿了下,灰原哀正想说什么,却<br />噎住了,她感觉到食道里有什么异物在往上移动,堵住了她到嘴边的话语,而在<br />下一刻,她的口腔中出现了一个椭圆状又腥味极重的物体,接着她的牙齿被顶开,<br />嘴巴被迫张开到极限,一个巨大的龟头从中钻了出来。<br /><br />  「把你干到贯穿啊。」穿越者说出了下半句话,然后就是一阵兴奋的狂干,<br />灰原哀被干的上半身在地上滑来滑去,六十多厘米的肉棒完全贯穿了她的上半身,<br />然后又被穿越者弯折成胸脯下巴紧贴地面,腰背弯折在空中的姿势,穿越者每次<br />抽插,龟头都会从灰原哀的嘴中突出再收回,让灰原哀苦不堪言,加上整个身体<br />被贯穿填满的痛苦,灰原哀几度险些晕厥过去,但渐渐的,她还是产生了快感,<br />淫触兽在兢兢业业地玩弄着她的尿道,那些充斥在膀胱和尿道里的精液不停逆流<br />又回流,隔着薄薄一层肉膜,子宫内被肉棒和淫触兽挤压的震动棒又加强了幅度<br />地震动,爽的灰原哀忘乎所以,干脆彻彻底底地把理智丢到了脑后。<br /><br />  是了,只要爽就好了,其他的事都不要去想了,我只想高潮,只想被主人的<br />大肉棒干到高潮…好爽,好爽啊现在,好幸福…什么都不用想了嘻嘻嘻…<br /><br />  灰原哀想着,全身心地沉浸到被抽插的快感中,被穿越者拖动着在地下室中<br />一边操到另一边,不知高潮了几次,然后在某一刻,穿越者忽的把她抬起,让她<br />上半身和下半身回归同一水平线,并且和穿越者的小腹垂直地悬空,穿越者低吼<br />道,「要射了,给我含住!」<br /><br />  话音刚落,穿越者的鸡巴就猛然缩短一截,龟头抵在了灰原哀的口腔中,灰<br />原哀照做着将其含住,随即就感受到那龟头跳动起来,浓郁的精液瞬间充满了整<br />个口腔,她的脸颊像仓鼠似的鼓起,灰原哀只能拼命吞咽,但也还是来不及,大<br />量的精液从口鼻乃至眼角中涌了出去,灰原哀呜呜叫着,同时感到尿道中的触手<br />也乱舞起来,被扩大的尿道涌出精液,产生了类似排泄的快感,子宫内的震动棒<br />也提高到了前所未有的震动幅度,子宫口都被撞得大开,胎儿形状的震动棒好像<br />真正的胎儿那样一边震动着一边从阴道中出来,完成分娩,三种快感让灰原哀登<br />上了至今为止最强烈的高潮,灰原哀母猪一般鼻子拱起,双眼斗鸡,露出淫荡的<br />笑。<br /><br />  射精完成,穿越者像拔下飞机杯那样把灰原哀从鸡巴上拔了下来,全身被贯<br />通的灰原哀从菊穴和嘴中噗噜噜地流出大量精液,甚至一些还混入了空气变成了<br />精液泡泡,而小穴更是一鼓一收地排出了一个胎儿形状的震动棒,穿越者不由嘲<br />笑起来,「真是个不称职的母亲,孩子出生了也不管管。」<br /><br />  「我的孩子,我当妈妈了吗…好开心哦…」灰原哀意识不清地呢喃着,意识<br />还未恢复。<br /><br />  穿越者摇摇头,然后一招手,把淫触兽唤回,塞到了罐子里,接着就把鸡巴<br />恢复了正常大小,提上裤子,整理了一番现场后,似乎是要准备就此结束了。<br /><br />  「主人,我还想要??…」<br /><br />  谁承想,这时候灰原哀淫媚的声音响了起来,穿越者转过头去,就看见灰原<br />哀侧卧在精液中,身上的情趣内衣和白丝都被白浊浸透,呈现出混杂肉色的淫靡<br />色泽,灰原哀朝向穿越者展示无法合拢的尿道阴道后庭三穴,口中一边流着浓精<br />一边脸色潮红地媚声道,「快把主人的大肉棒插到我的淫穴里来吧。」<br /><br />  「喔,已经完全恶堕了啊。」穿越者说着,又苦恼地道,「但我已经暂时玩<br />腻你了啊。」<br /><br />  「那主人就用更多的玩法来玩弄我吧,我一定会给主人你带来新奇的体验的。」<br />灰原哀着急地说着,她现在人生的意义只剩下了取悦穿越者,履行作为肉便器的<br />职责,同时不断高潮罢了。<br /><br />  「真是伤脑筋啊,那就下次吧。」穿越者说着朝放了铁棍的桌子那里走去。<br /><br />  「下次?」灰原哀有点不懂,然后就看见穿越者抓起了那根她当初想用来割<br />断绳索逃脱的削尖铁棍。<br /><br />  啊,这是要…<br /><br />  还不等她反应,穿越者就提着铁棍走了过来,然后抓着她的头发将她举到了<br />空中。<br /><br />  「唔。」灰原哀吃痛地叫出声,但紧接着就叫不出声了。<br /><br />  「最好不要挣扎哦,否则我可不保证会扎歪。」穿越者温柔地笑着,把削尖<br />的铁棍朝灰原哀的会阴处瞄准着。<br /><br />  「主人,不要,不要这样…」灰原哀哭泣着求饶,梨花带雨的样子那叫一个<br />我见犹怜。<br /><br />  但穿越者可不是什么会怜香惜玉的主儿,他只是在重复他干过无数次的事罢<br />了,于是噗嗤一声,铁棍扎入了灰原哀的会阴中。<br /><br />  灰原哀本能地挣扎,穿越者便嘟囔一声扎歪了,然后把铁棍抽出又扎入,意<br />识到挣扎只会增加痛苦,灰原哀只好强忍这冲动,眼睁睁看着那削尖的铁棍在体<br />内进去了十几公分,好像把子宫也一起扎破了,那是一种让人无法呼吸的痛,失<br />血让伤口冷热交加,铁棍在血肉中前进的痛苦更让她几乎休克,但被媚药强化的<br />身体偏生这时候又发挥了作用,让她不至于过于虚弱或者死去,甚至还让她小穴<br />不自主地出水,以至于当铁棍进到胸腔处时,她竟然小小的高潮了一次,引得穿<br />越者一阵嘲笑,鄙夷辱骂她是婊子。<br /><br />  灰原哀残存的理性令她羞耻,但另一方面却又因此而兴奋起来,小穴吐出了<br />更多淫液,穿越者干脆就把铁棍杵在了地上,让被穿在铁棍上的她慢慢靠地心引<br />力下落,灰原哀就这么绝望地在高潮和痛苦中被铁棍穿破了喉咙,被迫仰头,让<br />铁棍沾着血从嘴中出来。<br /><br />  「嗯,差不多就这样了。」穿越者又给灰原哀注射了某种药剂,使得她就算<br />维持这个被铁棍刺穿的状态也能始终意识清醒,不间断地感受不至于达到绝顶的<br />快感和肉体的痛苦——似乎前者更加痛苦,同时血肉和骨头也夹住了铁棍不下落。<br /><br />  「啊…」灰原哀流着泪发出一声来,但却什么都说不出,只能无助地看着穿<br />越者取出烙铁在她小腹烙上了一个焦黑血红的淫纹,然后就真好像把她当做收藏<br />品似的装进了一个圆柱培养皿中,送到了黑暗中。<br /><br />  在黑暗中,她听到了,无数女孩子微弱痛苦呻吟的声音。<br /><br />  下次,那是什么时候,我真的还能从这里出去吗?<br /><br />  灰原哀想着,意识却无比清醒,恐惧,快感,痛苦,交织着冲击她的大脑,<br />灰原哀体会到了真正的绝望。<br /><br />  而在地下室中,穿越者打开了一道空间门,然后自语,「又多了个收藏品,<br />接下来该去哪个世界呢?」这么对待儿时的女神啊,前半部分十分可冲,后半部分口味太重